當前位置:主 頁 > 愛情故事 >

愛就三個字

時間:2013-01-26 作者:admin 點擊:

  珍妮弗和史提夫的婚禮定于明年春暖花開的時候舉行,因為珍妮弗希望在自己的婚宴上能開滿春天的花朵;槎Y的日子一天天地逼近了,她的心里充滿了甜蜜的期待。
  那天,珍妮弗和羅索太太約好了晚上去她的縫紉店,取回自己訂制的結婚禮服。那天的天氣不是太好,早上就霧蒙蒙的,到了中午,天空又下起了小雨。在羅索太太的小店里,聽著小雨淅淅瀝瀝地敲打著窗玻璃,珍妮弗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來:今天史提夫要到城里去購置一些結婚用品,可這樣的天氣,還有他那輛已經用了很多年的老爺車……
  “但愿他不要出什么事才好!”珍妮弗擔心地說道。
  羅索太太剛從衣架上取下婚紗,她笑著安慰珍妮弗:“不會有事的,姑娘,開心點,你們那么恩愛,一定會白頭偕老的。”
  珍妮弗從羅索太太手里接過那件潔白的結婚禮服:精致的剪裁,漂亮的蕾絲花邊。她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正穿著它走向婚姻的殿堂。“也許自己真的是太多慮了吧。”珍妮弗甩甩頭,拋開那些無謂的念頭。
  就在這時,縫紉店的電話尖銳地響起,把她和羅索太太都嚇了一跳。羅索太太轉過身接起電話,她的表情瞬間變得很凝重?粗_索太太的表情,珍妮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羅索太太告訴了她一個不幸的消息:史提夫在回鎮的路上出了車禍,現在已經被送到了醫院。
  當珍妮弗飛奔著趕到醫院時,醫生告訴她,史提夫的性命保住了,不過,他的下半生將在輪椅上度過。沒有語言能夠形容珍妮弗當時的心情,一個春天的夢想就這樣在這個冬夜里被擊得粉碎,她的淚水順著臉龐滑落下來。
  在醫院的病床上,珍妮弗看到了劫后余生的史提夫。他看起來是那么疲憊和沮喪,潔白的被單下掩蓋著做過截肢手術的下半身,空蕩蕩的。珍妮弗走上前,想安慰他,卻已是泣不成聲。
  醫院為史提夫安裝了假肢,但史提夫是脊椎受損,這兩只假肢也只能是個裝飾而已。當珍妮弗推著輪椅載著史提夫離開醫院時,史提夫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他要和珍妮弗解除婚約。誰都知道史提夫是怕連累珍妮弗才做出這樣的決定的,珍妮弗自然也知道,可不論珍妮弗如何表白自己對他的愛,史提夫就是不為所動,他甚至拒絕再見珍妮弗。
  看著自己的愛人失而復得,卻又一次地得而復失,珍妮弗痛苦得不能自已。春天的腳步一步步逼近了,爛漫的山花在郊外燦爛地盛開,而珍妮弗的心卻還活在冬天。
  一天,史提夫坐著輪椅到鎮上的醫院復診,在醫院的門口,他看到了久違的珍妮弗。她正獨自一人在醫院的湖邊哭泣,手里還拿著一張診斷書。史提夫有些擔心,畢竟,他還深愛著這個善良的女孩。他轉著輪椅上前,叫著珍妮弗的名字。珍妮弗一看到他,立刻撲到了他的懷里傷心地大哭起來。原來,珍妮弗被診斷出喉嚨里長了一個腫瘤,雖然是良性的,卻必須切除,而且手術會破壞聲帶,也就是說,手術后,珍妮弗再也不能開口說話了。
  一陣春風順著湖面輕輕地吹到了史提夫的臉上,他卻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原來,是珍妮弗的淚水在他的臉上被一點點地風干了。那一刻,當珍妮弗柔弱的身軀在他的懷里輕輕地顫抖時,他才發現自己竟是如此地深愛著這個女孩。他輕輕地擁著珍妮弗說:“別難過,珍妮弗,等你做完手術,春天的花就都開了,那時,我們就結婚,好嗎?”
  珍妮弗的手術定于兩周后進行,為了保障手術的安全性,她要到紐約市的大醫院里進行這項手術。因為路途遙遠,珍妮弗沒有要史蒂夫一同前往,而是在鎮醫院醫生的陪同下去了紐約。史提夫答應了珍妮弗,他會在他們將來的家里做好結婚前的準備,珍妮弗喜歡如霞般的窗簾,綴滿小碎花的餐臺布,還有滿室的鮮花。
  臨行前,珍妮弗對史提夫說,她要在失聲前對他說最后三個字:我愿意!那是婚禮上珍妮弗要回答神父的三個字,因為到了那天她可能已不能開口,她要提前把這三個字告訴自己的愛人。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