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勵志故事 >

謝天

時間:2012-04-25 作者: 點擊:

  在小時候,每當冬夜,我們一家人圍著個大圓桌吃飯。我經常坐在祖母身旁,祖母總是摸著我的頭說:“感謝老天爺賞我們家飯吃。記住,飯碗里一粒米都不許剩,要是糟踏糧食,老天爺就不給咱們飯了!”
  剛上小學的我,正念一些打倒偶像、破除迷信的課文,我的學校就是從前的關帝廟,我的書桌就是供桌,我曾給周倉戴上眼鏡,給關平畫上胡子,祖母的話,老天爺什么的,我覺得是既多余,又落伍。
  不過,我卻很尊敬我的祖父母,因為這飯確實是他們掙來的,這家確實是他們建立的。我感謝面前的祖父母,不必感謝渺茫的老天爺。
  祖父長年在風雨里辛勞,祖母每天在茶飯里刻苦,他們明明知道要滴下眉毛上的汗珠,才能撿起田中的麥穗,可為什么卻要謝天呢!我,一個小孩子,混吃混玩,我為什么卻不感謝老天爺?———這個問題,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個謎。
  直到前年,我在普林斯頓,瀏覽愛因斯坦的《我所看見的世界》,才得到一種新的領會。
  我在讀這本書時,看到了愛因斯坦對謝天的看法。比如:在與原子始祖波耳的爭辯中,愛因斯坦不忘贊美波耳;在數學大師勞倫茲的紀念會上,他謙卑的致詞更使人動容。我忽然發現愛因斯坦想盡量給人一個印象,即《相對論》不是甲發明的,就是乙發明的,好像與愛因斯坦本人不相干似的。就連《相對論》本文中,愛因斯坦也會忽然天外飛來一筆:“這如不是勞倫茲,就不能出《相對論》!”像愛氏這種不居功的態度,實在是史冊中少見的。愛因斯坦感謝了這位,感謝那位,感謝了古人,感謝今人,就是不提他自己。
  我就想,為什么立功者偏不居功?像愛因斯坦之《相對論》,像我祖母之于我家。
  幾年來自己到處奔波,掙了幾碗飯吃,作了一些研究,寫了幾篇學術文章,真正做了點事以后,才有了一種新的覺悟,即是無論什么事,得之于人者太多,出之于己者太少。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天吧。無論什么事也需要先人的遺愛和遺產,眾人的支持與合作,機會的等候與到來,這些缺一不可。越是真正做過一點事,越是感覺到自己貢獻的渺小。
  于是,創業的人都會自然地想到上天,而敗家的人卻無時不想到自己。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