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勵志故事 >

李云鯤:我是機場清潔師

時間:2011-10-08 作者: 點擊:

  發憤“削指學藝”

  李云鯤出生在重慶市巫山縣一戶農家。1998年12月,懷揣高中畢業證的他與老鄉一起,在烏魯木齊威望迪清洗公司里謀到一份打雜的工作。該公司是一家法資企業,進駐中國后主要承接政府機關大樓和飛機場等清潔任務。

  發薪日,李云鯤興高采烈地來到會計處領工資。開清洗車的法國人約翰·皮埃爾走進來,會計雙手遞上一個厚厚的信封。李云鯤只領到可憐的800元錢,他問會計:“為什么他的收入這么高?”會計輕蔑地說:“人家是老外,同工不同酬。何況清洗車只有法國人會開!”

  李云鯤心里極不服氣。憑什么外國人拿那么高的工資?難道清洗車真的那么難開?一周后的一天,趁著皮埃爾上廁所,李云鯤靠近了清洗車。沒想到,剛踏上踏板,旁邊就響起一聲斷喝:“你要干嗎?”他扭頭一看,皮埃爾正怒氣沖沖地盯著他呢!他囁嚅著回道:“我想看一下駕駛室是啥樣。”皮埃爾不由分說,抓住他的手,就把他朝下拖,邊拖邊用夾生的中國話說:“這是機場專用清洗車,你沒資格碰!”由于用力過猛,李云鯤站立不穩,一下摔倒在地,手肘頓時鮮血直流。

  飛行跑道是由塑膠混合其他材料鋪成的,為了增強摩擦力,跑道表面有很細的條形凹槽,時間一長,凹槽就會被灰塵和石屑填平,這樣飛機降落時阻力會減少,就可能引發重大事故,因此必須定期清洗。由于機場跑道的清洗技術要求精度高、難度大,當時中國飛行跑道的清洗業務都被發達國家的公司壟斷。想了兩天,李云鯤決定向皮埃爾學習。他知道皮埃爾是單獨來到中國的,就向公司申請,免費照顧皮埃爾的飲食起居。征得同意后,李云鯤搬進了皮埃爾套房中的一間小空房。業余時間,就做清潔工,替皮埃爾洗衣服,但是皮埃爾卻從沒正眼看過他。

  一天,皮埃爾感冒發高燒,整夜胡話不斷,李云鯤給他端水送藥。第二天,他借來電磁爐熬粥給皮埃爾喝,又將青菜和肉剁成末放入。剁肉時不小心削去了食指的半個指甲,鮮血直流……當皮埃爾得知后,十分感動,決定將開清洗車的訣竅傳授給他。

  2000年3月,皮埃爾回國,他向公司推薦李云鯤接替他的工作。就這樣,李云鯤開上了機場清洗車,月薪提到了5000元,成為公司中收入最高的中國人。

  冰雪中的這雙手

  2000年10月,公司內部調整,李云鯤被委派到成都,負責雙流機場的跑道清洗。

  2002年5月,由于一家英國清洗公司進駐,威望迪失去了西南片區飛行跑道清洗業務,總公司的設備被低價出售。李云鯤拿出自己多年積攢的5萬元錢買下了一臺老式的機場清洗機,接著向公司遞交了辭職申請,邀請兩個同事準備一起創業。

  李云鯤找到雙流機場負責后勤的李經理,請求讓他們免費試一試,可是對方卻不屑地說:“你當清洗跑道是掃大街呀?我們得為乘客的生命負責!”李云鯤后來又跑了不少國內大機場,卻都碰壁而歸。

  幾次三番遭遇挫折后,李云鯤將目光投向了新疆的一些小機常2002年9月,經過不懈努力,他終于接到了自己的第一單生意—烏魯木齊市郊一個不足2000平方米的小型飛行員訓練機場的跑道清洗業務。

  白天,機場里的飛機飛進飛出,跑道清洗只能在無雨的夜間進行。李云鯤必須在白天把專用清洗液配好,放置10小時,再將這些溶液噴灑在機場跑道上。大約半小時后,飛行跑道被暫時軟化,然后就用清洗機工作。

  此時已是11月,新疆夜里的溫度只有零下8攝氏度左右,有水的地方已經結冰了。11月20日晚,清洗工作結束了,李云鯤卻發現跑道凹槽間的細縫里,有些地方還裹著老式清洗車無法清除的碎石屑。已經一天一夜沒有休息的他只好帶頭拿著小鑿子和強力手電筒,蹲在地上沿著跑道仔仔細細地手工清理碎屑。整整8個小時,他就那樣一直蹲在地上,慢慢挪動……

  李云鯤的第一筆業務凈賺了3萬元。幾周后,他接到機場安全檢查負責人的電話:“我們機場跑道在最近全疆安檢中獲得最高分,有些機場問我訣竅,我把你推薦給了他們,你可要好好干,要對得起我這份信任!”果然,有好幾個小型機場找到了他。第一年結束,李云鯤凈賺20萬元。

  2002年底,李云鯤與喀什一個小型機場商談下一年續約問題,對方卻說:“一家外資公司找到了我們,出價比你們低三分之一。”李云鯤心里一驚,卻鎮定地說:“今年讓我和那家外資公司各負責一部分,你們比較后,再選擇吧!”

  2003年7月13日,一架小型飛機在這個機場加油時,竟滑出跑道,差點出事。調查后發現,這條跑道正是由那家公司負責清洗的。一周后,機場負責人找到李云鯤,請他以后全權負責跑道清洗工作。李云鯤仔細檢查后卻拒絕了,他發現該機場飛行跑道過于老化,建議對方重鋪—他為此失去了這單生意。

  沒想到,李云鯤這番舉動很快在業內傳開了,讓他聲名大振,不久,他順利拿下了烏魯木齊國際機場跑道的清洗業務。到了2003年底,李云鯤幾乎包攬了新疆所有機場的跑道清洗業務,年純收入突破200萬元。

  跟老外“搶飯碗”

  2004年6月,李云鯤成立了新疆高祿清潔公司,他又把目光投向中西部地區。2005年11月,他幾經周折,終于又回到了雙流國際機常以前負責清潔的英方公司也一再表示可以降價。機場方面決定讓雙方現場演示自己的清洗水平,而后互相檢驗對方。

  演示結束后,機場檢查的結果,雙方的清潔效果是一樣的。在互相“挑刺”階段,對方負責人威廉對李云鯤設備大加撻伐,稱其為“比非洲還落后的技術”,“比驢子還落后的效率”。輪到李云鯤了,他不卑不亢地說:“我尊重對方的專業,但有一點,英國同行使用的跑道洗滌劑在歐洲發達國家是禁止使用的,因為這種洗滌劑會嚴重損害跑道質量,降低跑道的使用壽命。貴公司為什么將這種產品運用到中國來?我百思不得其解!”聽了這話,剛才還神氣的威廉臉頓時漲得通紅……

  李云鯤順利拿下了雙流機場的業務。這為他打開了西部地區的大門,陜西、貴州等省的大機場紛紛找上門來。2007年7月,李云鯤飛抵廣州,準備收購一家被淘汰的國內飛行跑道清潔公司。他驚奇地發現,參與競爭的,竟然是威廉所在的公司。談判剛開始,威廉就傲慢地表示,無論李云鯤開價多少,他都可以再加價10%.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