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名人故事 >

林依晨:我不是柔弱的花朵

時間:2011-10-08 作者: 點擊:

  她想用比賽的獎金給弟弟買新電腦,于是參加了臺北捷運美少女選拔,報名信投進郵筒的一瞬間,她想的是“這封信可能會改變我的一生吧”。沒想到幸運女神果真眷顧有加,讓她奪下了《臺北捷運報》第一屆捷運美少女第一名,后來她開始兼職當模特兒,就此步入星途。

  她一路上演了不少頗具代表性的角色,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她的演技有人喜歡,也有人詬玻她或許不是最美的,但卻是最努力的。她就是臺灣偶像劇第一金牌女主角:林依晨。

  林依晨從小父母離異,直到她高二時,分居已十年的爸媽正式離婚,媽媽才向她說清楚。那次媽媽突然中風,林依晨沒有打電話給爸爸,她一個人帶著弟弟把媽媽送進醫院,一邊辦理各種繁雜的手續,與醫生交流,一邊還要安撫弟弟的情緒。也許從那時開始,她發覺沒有很多東西可以讓她依靠,她必須靠自己。

  更有戲劇性的是,林依晨在臺灣政治大學韓文系讀大一時拍《十八歲的約定》賺了第一筆錢,正要和媽媽討論理財,媽媽卻告訴她家里欠下了巨債,她當場倒抽一口涼氣。原來媽媽這么多年撐得很辛苦,薪水微薄又要帶兩個孩子,已經背上了高額債務。

  17歲的林依晨好似一夜長大,把養家的擔子從媽媽肩上接了過來。家庭環境讓林依晨習慣了節儉的生活。她最討厭刷信用卡。青春期的她從沒去過西門町、沒去過KTV、沒騎過摩托車,同學說她曾經的志愿是新聞系,有空兒永遠都在讀報紙。

  當時的林依晨雖然在主持界和演藝界小有名氣,但仍然像濃重夜色中一盞微弱的路燈,毫不起眼。而電視劇《惡作劇之吻》卻改變了這個現狀,在臺灣中視首播創下收視率奇跡之后,水漲船高的她迅速獲得了火暴的人氣,躋身臺灣偶像劇一姐的地位,而且她和鄭元暢的熒屏情侶形象,馬上被許多青少年奉為模范眷屬。

  大紅大紫的林依晨在身價暴漲之后沒有一點架子,依然保持著清純可人的姿態,大家親切地稱呼她是“平民小天后”。只戴一個黑框眼鏡就可以出門搭捷運,對她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遇到熱情的粉絲上前打招呼,她都會禮貌地回應。

  2008年的林依晨儼然已經成為不可替代的偶像劇收視保障女王,這時向來求新的導演李國立向她拋出橄欖枝,邀請她到大陸參演電視劇《射雕英雄傳》。在出演之前,很多人都不看好她,因為前輩翁美玲已經是經典,朱茵雖然發揮平平但至少也穩扎穩打,周迅自成一派的表現方法也個性十足,所以到她這里時,一接戲就招來鋪天蓋地的質疑聲。

  然而作為毅力超常的天蝎座女孩,她為了證明自己一定可以,除了努力減肥瘦身,還經常偷偷一人躲在小樹林里一邊背臺詞一邊琢磨角色的神韻和儀態,連毛毛蟲掉到頭發上都毫不知情。最后一個人回來時。胡歌幫她丟掉,她才嚇得“哇”的一聲哭出來。

  林依晨對于黃蓉的演繹,讓觀眾們眼前一亮。她靈氣,小巧,天真可愛,聰明伶俐,把黃蓉的邪、智、俏、貌都活靈活現地演繹了出來。

  拍戲期間,經濟上潦倒的父親自告奮勇地每天都接她上下班,旁人看得出他是想從這里拿到交通費過活。

  然而她并沒有怨恨,反而希望能把和父親失去的時光補回來。她常常把父親的關心轉達給弟弟,希望能用自已的態度影響弟弟接受他。她還帶父親去做義齒齒模,他臼齒蛀牙后沒再修補,一直食如嚼蠟。“至少可以讓他好好嘗嘗他最愛的菠蘿面包,以前埋怨父親未曾對我們付出,但自己又為父親付出過多少?”

  2009年1月,林依晨由于過度勞累,身體每況愈下,好幾次在片場暈倒,最后查出患腦部蝶鞍部囊腫,她在家人的勸說下,終于放棄手頭工作住院治療。

  上天似乎總在給這個年輕姑娘的人生道路設置障礙。由中國臺灣與日本合資、言承旭和她主演的偶像劇《華麗的挑戰》籌備兩年多,卻因為日本資方有變動,宣布無限期廷拍。

  一場大病之后的林依晨,已經在漸漸長大中學會了認真對待工作,同時愛惜自己,珍視親友。她每年都會在教師節前一周喬裝回校探望老師。好友過生日,她無論身處何方,也會通祝福的電話。

  林依晨不是孤獨驕傲的花朵,她只把自己當做一棵石縫里頑強求生的小草。26歲,擁有著白天鵝的驕傲美麗與灰姑娘的勤奮善良,她向所有熱愛與詆毀她的人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

  她所主演的《我的秘密花園II》首度打破臺灣偶像劇續集收視率不高的魔咒。她憑借電影《飛躍情!啡雵40屆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提名,是最年輕的被提名者,她以電視劇《惡作劇之吻》中的袁湘琴一角獲得第43屆臺灣電視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獎。

  外表溫柔嬌弱的她,其實內心卻是勇往直前,從不退縮。她挑戰了每一個被外人貼上“不可能演好”標簽的角色,還發行了專輯《遇見幸!。很多人只知道她會演戲,不清楚她從小就是合唱團的女高音。她不僅自認聲音辨識度很高,更希望自己成為讓人覺得溫暖的“療愈型”歌手,用音樂感動歌迷。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