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謊言也是一種大愛

時間:2020-05-26 作者:侯德云 點擊:

  第一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淚,爹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臉上的淚水,對我說“兒呀,咱不哭,咱好好復習復習,明年考上去,?”

  第二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淚,爹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臉上的淚水,對我說“兒呀,咱不哭。咱好好復習復習,明年考上去,?”

  第三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淚,我對爹說:“爹,我不考了。我笨,我太笨了,我永遠也不會考上大學的。”

  爹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臉上的淚水,對我說:“兒呀,你不笨。就像你媽,一點兒都不笨,你一定會考上大學的。”

  我媽確實一點兒都不笨,她厭倦了小山溝里的窮日子,一個人悄悄地走了,連聲招呼都不打。爹卻從來沒有責怪過媽,他說:“兒呀,都是爹不好,爹沒錢給你媽治病,她才撇下咱們走的。”

  那幾年的日子過得簡直糟透了。爹為了湊齊我復讀的學費,起早貪黑到處打零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頭上的白發越來越多了。他的手掌像砂紙一樣,摸到石頭上,能發出沙沙的響聲;摸到我的臉上,我的臉就會火辣辣地痛起來。

  我的情況并不比爹好多少,我的心情跟我的學習成績一樣,越來越壞。我對高考產生了一種恐懼感。我有時候會很羨慕我媽,她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山坡上,啥鬧心事也沒有,多么好啊。

  今年,今年我必須考上大學,我不敢不考上大學,如果我考不上大學,我爹會受不了的,他也許會死的。

  可是,我真的能考上大學嗎?

  聽說高考的分數下來了,我趕到學校去看,只看了一眼就昏倒了。老師和同學把我送到醫院,舞弄了很長時間我才醒過來。我號啕大哭,我想我再也沒臉去見爹了,我想我肯定是天底下最大號的笨蛋,復讀的時間越長,高考的分數越低,我想我干脆死掉算了。

  傍晚的時候,我回到家里,爹做了一桌很好的飯菜,還買了一瓶白酒。他肯定把家里的那只大公雞殺掉了。至于他從哪里弄到一條鯉魚,我就猜不出來了。

  我不知道爹為什么要整這么一桌子飯菜,不年不節的,搞什么名堂呢?

  爹打開酒瓶,倒了滿滿兩杯酒,對我說:“來來來,咱爺倆好好喝兩杯。”

  我一聲不吭,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爹說:“兒呀,今年考得咋樣?”

  我脫口而出,說了一句連自己都感到吃驚的話“挺好的,差不多能考上。”

  爹咧開嘴巴嘿嘿地笑了起來。他說“我找算命先生算過了,他說你能考上。我琢磨著,你一定能考上,來來來,咱爺倆再喝一杯。”

  又是一飲而盡。我的淚水下來了,在臉上流得一塌糊涂。

  爹笑嘻嘻地說:“幾呀,你這是咋的啦?”

  我用手胡亂抹了抹自己的臉,說:“我是高……高興的。”

  高考的錄取分數線下來了,我裝模作樣到學校周圍轉了一圈兒,連學校的大門都沒有進就回來對爹說:“我的成績比錄取分數線高了不少,興許能考個好大學。”

  爹笑著點點頭,說“好,好”。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謊言也在繼續。我不敢把真相告訴爹。我怕把真相告訴他以后,弄不好就能要了他的命。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到了。真不賴,我考上了遼寧大學,通知書是我在縣城的打字社里打印的,印章是我自己用土豆刻的。我在同學那里見過不少《錄取通知書》,覺得自己造假的本領還不錯。

  我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再過幾天我就假裝去上學,實際上是出去打工,我不會讓爹給我寄學費的,我會說我在沈陽半工半讀掙了不少錢。我甚至還會每月給爹寄一點兒錢回來,我不能讓他過以前的苦日子,我最后要做一件事,是4年以后,花錢買一個假畢業證,在爹的面前晃一晃打個馬虎眼就行了。

  我把《錄取通知書》拿給爹看,爹高興極了,他挨家挨戶把我考上大學的消息告訴村里的父老鄉親。爹以前是個不愛說話的人,那幾天他卻變成了一個碎嘴子,見到誰都愛說話。

  我看見爹對兩個不懂事的孩子說“你們要好好上學,將來像我兒子那樣,到沈陽上大學。”爹的表情太嚴肅了,兩個孩子聽完了他的話,小眼睛滴溜溜地轉了幾轉,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我心里很難過,真的很難過。我恨自己!

  幾天后,我來到沈陽,我找到遼寧大學,我在遼寧大學門口照了一張相,是附近影樓的攝影師照的,為此我多花了兩倍的錢。

  我把照片寄給爹,然后就到勞務市場找工作去了。

  我的“大學時代”就這樣開始了。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