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廣場上彈吉他的弟弟

時間:2020-05-26 作者:包利民 點擊:

  太陽剛剛爬過對面樓房的頂上,弟弟便開始忙活了,穿上那件淺灰色的長風衣,背著那把破吉他出門,去廣場上班了。

  家附近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廣場,平時閑人多過路的人也多,弟弟坐在花壇的邊沿上,開始工作。他所謂的工作,和周圍那些面前擺著破碗或者豎著寫滿悲慘經歷的人性質一樣,只有他稱那是工作,而且是很認真地說。

  第一次去的時候,我笑著對他說:“你周圍的那些人,不會讓你搶他們的生意的!”他神秘地笑,說:“山人自有妙計!”只是那天中午回來,弟弟的長風衣上布滿了腳印,他連飯也沒吃,回到自己的房間,一會兒便傳出了呻吟聲。到了午后,他居然起來了,而且把風衣上的灰撣得很干凈,背上琴又要出去。我叫住他:“換身行頭吧,你穿成這樣去,不挨打才怪!”他留給我一個倔犟的背影,邁著微瘸的腿,看來被教訓得不輕。

  晚上弟弟下班,回來后神采飛揚,衣服也干干凈凈,看來不但沒挨打,生意好像也不錯。我打開他的琴盒,卻是一個硬幣也沒倒出來。于是嘲笑說:“你連一毛錢都沒掙到,還樂得像撿了金條一樣!”他故作高深地一聳肩:“太俗,張口閉口都是錢!我這高雅的藝術豈是金錢能衡量的?”

  夜里,我到一個網站上看弟弟的長篇玄幻小說,他同時開了兩本書,都已經簽約上架,也已經出版了第一本的第一部。我常批評他:“大白天的時間在家寫書多好,你知道那些讀者多么期待?你對得起他們嗎?”他回以我的依然是背著琴盒有些酷酷的背影。

  我知道弟弟有段時間在戀愛,而且十有八九去廣場唱歌是為這事。那個秋天,每一天他的情緒都在微妙地變化,或幸福甜蜜,或傷感多思,或黯然,或興奮。而且,他的玄幻小說中的主人公,也和他的心境契合著。只是有一天晚上我看他的更新,男主人公和那個心愛的女人竟然分手了,讓我震驚不已,但回想當天,弟弟并沒有反常的情緒。

  快冬天了,弟弟還是那身裝束,我曾對他說:“你得多買幾件風衣了,總穿一件,觀眾們會有視覺疲勞!”他卻說:“沒多長時間了,冬天就不出來了,太冷,旁邊的那些人冬天也很少出來!”這家伙,居然跟那些乞丐對比上了。他一本正經地說:“那些人并不是像你想象中那樣騙錢的!”我不理他:“好了傷疤忘了疼,忘了第一天他們聯手揍你了?”

  天氣逐漸寒冷起來,我平時足不出戶,這天卻突發奇想,想去看看弟弟。正是下班的時間,廣場上人來人往,弟弟被包圍在一小簇人群里,看不見人,卻聽見吉他聲歌聲傳出,這小子,一首流行歌曲倒是唱得也蠻動人的。我擠進去,看見他面前的琴盒里已經裝了不少錢。我躲在一邊,一會兒,人都散了,弟弟艱難地站起來,把琴盒里的錢散發給周圍的乞丐們,還說:“這回你們冬天不用出來了!今年冬天更冷!”終于明白,整個秋天,他等于替那些曾經打過他的人討錢!

  我先跑回家,站在一樓的窗口,看著弟弟慢悠悠地走回來,涼涼的風吹動他長長風衣的下擺,臉上依然是滿足的神情。一進門,他立刻換了一副神情,急急地甩了風衣,脫下褲子,把左腿的義肢摘下來,疼得齜牙咧嘴,腿根的斷處,已經磨得不堪入目。我忙為他抹藥,再把他抱回房間。

  那個夜里,我在弟弟更新的小說中,看到他借主人公的口說出的幾句話:“原以為最幸福的事,是和心愛的人相伴偕老,現在才發現,最幸福的事其實是給別人以幫助;原以為最痛苦的事,是戀人陌路,可是經歷了才知道,在那份幫助別人而得到的幸福面前,這種痛苦微不足道。”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