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我還欠你一聲“妹妹”

時間:2020-05-26 作者:未知 點擊:

  我9歲那年,她被爸爸媽媽領回了家。

  晚上,媽媽讓她和我一塊兒睡。媽媽對她特別好,從箱子里翻出來一個繡花的枕頭,揉揉搓搓好半天,然后輕輕放在床的另一端,對我們說:“這是我出嫁時候繡的,一個給大燕枕壞了,這個一直給二燕留著呢。”

  就這樣,她被媽媽塞給了我。臨睡的時候她問我:“姐,你睡里邊還是外邊?”我冷冷地說:“我睡中間。”她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燈的開關在我這邊,我躺下去就隨手關了,聽到她摸索著爬上床來。

  她比我小一歲半,開學的時候我讀三年級,她讀一年級。爸爸給她買了一個新書包。她一副懂事的樣子說:“給姐吧。”媽媽說:“你姐有。”她就說:“謝謝爸!”爸爸咧著大嘴笑,好像第一次有人喊他爸爸似的。我抓起書包就跑出了家門,媽媽在后邊著急地喊:“大燕,等著你妹妹!”一路上我不回頭,到學校門口的時候,發現她竟然跟了上來。

  第二年,弟弟也去讀一年級,媽媽讓我們一起走?晌也幌牒退⒓,想牽弟弟的手快走幾步,弟弟卻說:“等著二姐。”我索性一個人走,她和弟弟留在后面,一路歡歌笑語。我發現,弟弟和她好得不可分割。她比弟弟只大一歲,所以他們兩個玩得更融洽。

  她讀四年級的時候,我讀初中。鎮上的初中距離我家3里路,我堅決要求住校,只是因為不想晚上和她睡在一起。

  老師允許每周三回家一次。期中考試過后,天氣轉涼,作息時間調整,我們周三便不能回家了。我也并不在意,我討厭每次回家時,看到他們一起圍在桌子旁邊吃飯的情景。

  周三下午放學后,我剛走出教室,突然聽到有人喊:“姐,姐!”聲音像她,可我并沒有回頭。直到她走到我面前,氣喘吁吁地喊:“姐,可找到你了。”我說:“你怎么來了?”她興奮地說:“我給你送雞肉呢,媽剛做好的。給你!”說著,熱乎乎的飯盒就到了我的手里,一陣香氣撲來。我終于想起來問她:“你怎么來的?”她說:“騎自行車來的,學校不讓進,放大門口了。”

  她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對我說:“媽說讓你趁熱吃啦。”我趕到校門口的時候,她已經跨上了自行車。她只有136厘米,也許是生下來沒有喝過媽媽奶水的緣故吧。媽媽為了生弟弟,忍痛把她放在了遠房親戚家寄養,直到她要上學了,爸爸才交了數額不菲的罰款,給她報了戶口,把她接回了家。

  她騎的是媽媽的大號自行車,不能坐在座位上,只能站著蹬車,左腿蹬車的時候身子努力向著左邊傾斜,右腿蹬車的時候又向著右邊傾斜。她就那樣左高右低,右高左低,一路搖晃而去。暮色蒼茫里,我第一次有了心疼的感覺。

  那年冬天,她小小的身影每周三在我放學后都會準時出現。同學們羨慕地說:“大燕,你妹妹真好!比我媽還準時呢。”我尷尬地笑,記起從來沒喊過她妹妹。

  畢業時,我考上了縣一中,她也考上了鎮上的初中。

  高中只允許每個月回家一次,每個周末,她便又開始給我送飯?h城離家有30多里路,她還是騎車。她長高了一些,騎著我初中時騎過的自行車,可以坐在車座上很順利地蹬車了。每次來,都是把飯菜放下就對我說:“姐,你換下來的衣服呢?”我不好意思,站在那里不動,她便自己張羅著找,連床底下的內衣和襪子都翻了出來,裝在事先準備好的袋子里,轉過頭對我說:“你學習吧,我回家了。下次來給你帶來。”

  她初中不住校,初一時自己來回跑,后來弟弟也去讀初中住校了,她還是自己來回跑。她說,如果都住校了,媽媽會覺得空。秋收的時候她幫著媽媽摘花生、掛玉米,冬天里她幫媽媽剝棉花、陪她嘮嗑。其實她挺聰明的,可每次考試只是中等。她卻并不著急,笑呵呵地對媽媽說:“我姐學習好,有我姐給你們爭光就行了。”

  我高考,她中考。她執意不讀高中,去讀衛校。結果,我去了省城的大學,她去了市里的衛校。爸爸媽媽請了街坊親戚給我們送行,她忙里忙外幫著媽媽,我卻插不上手。我第一次發現,雖然她比我晚來這個家7年,卻像比我早來的樣子。

  開學后不久收到她的包裹,里面是一身漂亮的運動衣。她信上說:“姐,這是我在學校運動會時得的獎品,送給你,等你不穿了我再穿。”我給她打電話,每次她都不在宿舍,同學說她去教室自修了。她不買手機,說用不上,還浪費話費。她在衛校的成績和在小學一樣好,每次都拿到一等獎學金。她還是經;丶,甚至開始治療媽媽的肩周炎、爸爸的老寒腿。

  我大四的時候她畢業了,回到鎮上的衛生所上班。她穿著白大褂,戴著護士帽,溫和地笑著,簡直就是白衣天使的化身。她把工資都交給媽,穿我大學里穿過的衣服。她說:“姐,省城的衣服就是趕潮流,我們這里還沒有呢。”

  我準備考研,她高興壞了,告訴我說:“你放心考就是,我會照顧爸媽的,你肯定能考上。”于是,我會經常收到她的短信,告訴我該吃什么,該注意什么。她還買了許多營養品寄給我。我問她:“你的工資都給媽了,哪兒來的錢?”她神秘地笑:“我還有加班費呢!”她的營養品還會同時給讀高三的弟弟送一份。

  我如愿考上了研究生,弟弟也考上了大學。她歡呼雀躍,告訴我:“姐,你是咱村里第一個研究生呢!”

  讀研的日子很忙,我假期里幫導師做課題,春節才回家;丶业臅r候她已經把年貨買好了。全家都換上了新衣服,我的那一份整整齊齊地放在床頭。媽說:“二燕買的,怕你不喜歡,翻來覆去地看,一遍一遍問:‘我姐穿不穿?’”

  大年夜她去值班了,她說:“今天也可能會有人生病,家里有姐和弟弟呢,少我一個沒關系。”圍在火爐邊聽爸媽講今年的收成,我突然想去看她,便拉了弟弟一起去了她的衛生所。她一個人趴在桌子上看書,是自學考試的,已經是本科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說:“姐,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拿到?谱C書了。”

  研究生畢業后,我順利留在省城,并很快找了男朋友。她來看我,我喊著男友一起吃飯。男友問:“這是誰?”我說:“二燕。”男友說:“是你什么人?”我停頓許久,還是沒有說出是我妹妹。她歡快地拉著我的手說:“這是我姐!”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