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兒童故事 >

小伐木人的筆記

時間:2012-09-11 作者:admin 點擊:



    從前有個小弟弟和小妹妹,非常相愛。他們的母親已謝世,他們又有了一個繼母,繼母待他們很不好,常常暗地里想方設法虐待他們。有一次,兄妹倆正在屋前的草坪上和其他的孩子們玩,草地旁有個水池,水池緊挨著屋子。孩子們圍著圈兒不停地跑啊,跳啊,做著數數的游戲。
 
  “內克,貝克,饒了我,

  我將給你我的小鳥;

  小鳥兒得幫我尋草,

  草料我拿來喂母牛;

  母牛兒吃草產牛奶,

  牛奶我送給面包師;

  面包師給我烤面包,

  面包我拿來喂小貓;

  小貓得替我逮耗子,

  耗子要熏在煙囪里,

  熏好的耗子好細切。”

  他們玩游戲時站成了一圈,這個“細切”落到誰的身上,誰就得馬上跑開,其他的人就去追他,逮住他。就在他們玩得正起勁時,繼母從窗口看見了,十分惱火。由于她會巫術,便念著咒語,把小弟弟變成了一條魚,把小妹變成了一只小羊羔。于是,小魚兒在池塘中游來游去,十分憂傷;小羊羔在草地上走來走去,心里悲涼,絲毫不肯吃草。就這樣過了很久,有些生客來到城堡里,狠毒的繼母心想:“現在機會來了!”便叫來了廚子說:“去草地上把那頭羊牽來宰了,咱也沒什么別的好東西來待客。”那廚子去了,把羊兒牽到廚房,捆住了她的四蹄。這一切,小羊羔順從地忍了。當廚子拔出刀子,在臺級上磨了磨,正要下手宰羊時,他看到了似乎有條魚兒在來回地游動,并抬起頭望著他。這魚兒就是那個小弟弟,因為他看見了廚子帶走了那羊羔,它便尾隨著從池塘游到了屋里。于是小羊羔對他苦叫道:

  “深池里的小哥哥啊,

  我的心兒多悲涼!

  那廚子正把他的刀磨亮,

  就要把我的命兒喪。”

  那小魚答道:

  “啊,那上面的小妹妹,

  我在深深的池水里,

  我的心呀多憂傷。”


  廚子聽到小羊羔會說話,而且對著下面的小魚說著那樣悲涼的話,不禁大驚失色,知道了這只羊不可能是只普通的羊,而是北屋里那位狠毒的女人念過咒的東西,于是他說:“別害怕,我不會殺你的。”于是另外換了頭羊,宰了給客人做菜,接著他把這只小羊羔牽去送給一位好心的農家婦,還向她講訴了自己的所見所聞。

  這農家婦恰巧做過小羊羔的乳母,她立刻猜到了這只羊羔是誰,便把它帶到女先知那兒去。女先知為小羊和小魚兒念了幾句咒語,他倆立刻恢復了人形。這以后她又把他們倆帶到了一座大森林中的一間小屋里,從此他們獨自住在那兒,生活過得愜意而快活。

  “西瓜、西瓜,開門吧”

  從前有兄弟倆,一個富,一個窮,那富的兄弟從不肯接濟那個窮的。這個窮弟弟靠作谷物生意為生,日子過得緊巴巴的;而他的生意也常常很清淡,以致他無力養活妻兒子女。一次,他推著車穿過一片森林,他的一側是座巍峨的大山,寸草不生,山頂光禿禿一片。他先前從未見過這座山,所以此刻靜靜地站在那兒,驚訝地凝視著那重大山。

  突然,他看見了十二個身材高大、舉止粗野的人朝他走來,他想這些人一定是強盜,于是馬上把車推進灌木叢,自己爬上一棵樹,等著看究竟。只見那十二個人向山峰方向走去,大聲叫道:“芝麻、芝麻,開門吧!”這空闊的山中立刻裂開了一條縫,那十二個人邁步走了進去。等他們全走進去后,山門又合攏了,山門又隨即打開了,那些人肩上背著沉甸甸的麻袋走了出來。他們重新回到亮處,只聽見有人說:“芝麻、芝麻,關門吧!”隨后山門又應聲合攏,不露絲毫痕跡。緊接著,那十二個人就走了。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