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友情故事 >

小貝去過2010

時間:2012-03-30 作者: 點擊:

 站在現在回望,似乎遲了一些。如此看來,小貝的確是一后知后覺的孩子。

  小貝那丫頭還很偏執,很容易被感動;還,很向往自由。她常說:希望他過得好。

  我不想相信這話是口齒伶俐嘴巴惡毒的小貝講的。

  在她收拾東西去讀大學的下午,她把所有的照片和紙條都看了一遍,最后全扔了,這把坐在地板上喝開水的我弄得有點詫異。在她去倒“垃圾”時,我無意地瞟見了幸存的一張紙條,有兩個強調句子:

  小貝和小九還是朋友。

  小貝和小九還是朋友。

  最后那張紙條的歸宿是她的錢夾,和我們倆的照片放在一起帶去了大學。

  呸!我不爽!我很不爽!

  記得他剛走的周末,小貝就去把頭發剪了,買了新鞋子。我故意說:“喲西,要從頭開始,穿新鞋,走新路哇?”她卻鳥都不鳥我。當時我就超想罵她膽小鬼,倔強婆。

  剛高三小貝去了新的班級,接著國慶節她雀躍地說和班上一足球小子成了朋友。然后她信誓旦旦地說:“融入集體,指日可待!”后來的后來,一零年三月十四日,她面無表情地捧了一束玫瑰回了宿舍,什么也沒有說,倒被窩里什么也沒說。

  我知道,出事了。

  后來的后來,高考的那個漫長而難熬的暑假,當我們決定一起去讀大學,也從別人那里確定他要復讀,她才愿意與我提起在那段時光。

  我不知道哪種感覺,。小貝說: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想抓,怕過錯,想放,怕錯過。所以她就在抓與放之間糾結,反復淪陷,到最后,沒有勇氣與力氣去面對。

  現在,他們都刻意地不聯系對方了。

  當我和小貝網聊時,我總會假裝不經意地說:“哎喲喂,他在嘛!”

  她也不吃我這一套,淡淡地說:

  “所以呢?”

  “去打個招呼!”

  “為什么?他還要高考!”

  “就像朋友寒暄一下又不會怎樣!

  “我想睡了!

  “~~~~~”

   大學這一年,小貝總愛說:“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總有一天我也會美夢成真的!”

  “你瘦了!蔽規Я它c難得的憐惜語氣。

  “是不是無限趨近于完美曲線了,呵呵~~”她不是不懂,她只是想假裝她過得很好。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