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哲理故事 >

18歲的夏天

時間:2020-05-13 作者:王雙增 點擊:

  18歲那年高考慘敗,父親看出我沒希望了,讓我跟著他去收購李子。

  8月的天氣很悶熱,沒有一絲風。我們在鄰縣鄉下一個涼亭里忙得不可開交,我記賬算錢,父親和卡車司機把農家挑來的李子倒入袋里。倒的過程中,他們要眼疾手快地挑揀出那些熟爛或蟲蛀的李子,然后過秤。我看見父親古銅色的額頭上有大顆大顆的汗珠,不斷地跟著鮮紅的李子一塊兒掉落袋中。他沒空伸手去擦。

  時近中午,父親沮喪地說:“今天收得比往年少,可能賺不到錢了。”為了鼓勵農家多去采摘,父親咬牙抬了兩次價,利潤低,只能爭取提升數量。父親接著收李子,讓我去前面小吃店買點吃的回來。

  小吃店顧客稀少,我讓老板弄3份炒飯。在等的過程中,我注意到同鄉的勇叔也在這里。我過去跟他打招呼:“勇叔好,你也在這里呀!”勇叔很熱情:“來這做客,你父親呢,爺倆兒出來賺錢吧?”

  我苦笑說:“不賠本就好了,都中午了,還不夠半車。”

  勇叔安慰我:“你父親很會做生意,不會賠本的。”付賬時,我把勇叔那份也付了,臨走前對他說:“我爸就在前面涼亭,有空過去聊聊。”

  我回去跟父親提起勇叔,父親說:“你做得對,能在這里碰見個同鄉不容易。”

  黃昏時,我們封袋裝車,收的李子僅僅半車多一點。收拾工具要走人時,勇叔突然出現。他說:“謝謝你家阿正請客,有個親戚邀我過來收購李子,聽說你也在這兒,就過來看看。”

  父親說:“今年行情不好,今天才收了半車,運到潮汕去肯定賠本。”

  勇叔嘆息道:“我收的還不到半車呢,收購價又高,賠定了!”

  父親想了想說:“要知道你也來,就跟你合伙了。你叫車了沒有,如果沒叫,就拼一車載到潮汕去吧,省點運費。”

  勇叔拍了一下大腿叫好:“我正想這么辦呢!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那晚,他們一起押車運到潮汕。省了一半路費,加上父親熟識廠家行情,跟老板談判,提了點進廠價,結果兩人都小賺一筆。

  從此父親跟勇叔一直合伙。父親講誠信,農家比較信任;勇叔腦子活,知道變通,他們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后來父親私底下跟我說:“那天聽你提起勇叔,就知道他是在監視我們。我們一抬價,他們跟著抬更高,所以有些農家賣給勇叔了。好在你沒察覺,能友好地幫他付飯錢,才有了合作的可能。”

  8月底,對我上大學不抱希望的父親突然讓我回校復讀。我原先以為這輩子就是子承父業,注定當個風吹日曬的收購小販了。父親說:“你得感謝勇叔。”

  勇叔眼看都開學了,父親還讓我跟著他們到處跑,就指著我父親的鼻子罵:“你不該為了眼前幾個錢葬送孩子一輩子。阿正跟咱們不一樣,他是個大氣的人。那次他明知道我是監視你們的人,還幫我付飯錢。你要不送他去復讀,我們就拆伙,我眼不見心不煩!”

  父親說完,看著我,笑了—下,對我說:“這段時間你受苦了,回校要認真復習,考個好大學。”勇叔說得沒錯,我知道他是監視我們的人。那天我在小吃店時,本想狠狠挖苦他一番,可是我看到他有著和父親一樣古銅色的額頭,額上有一樣的汗珠,我知道他們都是辛苦過活的人。也許多年后我也會有古銅色的額頭,也會躲在角落里監視別人。于是我原諒了勇叔,就像提前體諒父親和未來那個卑微的自己。

  誰能想到峰回路轉,勇叔跟父親從同行冤家變成合作伙伴,賠本生意變成小有進賬,連我以為今生無緣的讀書生活也回來了。我很惜福,復讀時特別刻苦,一年后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學。

  18歲的那個夏天,因為我一念之間的改變,我的未來也隨之兜轉改變。人生路的逼仄與寬敞,有時真的就在于能否換位思考。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