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哲理故事 >

老同學的“退”變

時間:2020-05-20 作者:張成歡 點擊:

  他是我的發小,叫于梁。小時候的他,是一個有志向的少年;大學時,是一個自在坦蕩的青年;如今,他仍然是一個有道德、有思想的人,但似乎正在慢慢地被生活改變著。

  于梁現在的職業是教師。我還記得,工作之前,他一心想去鄉村或者大山里支教。我曾經調侃著問他:“你要為教育事業獻身嗎?”“當然不是了,只是想去那里,我喜歡鄉村單純的生活環境,既能實現自己的價值,又能平平淡淡地生活,蠻好!”后來找工作時,身邊的老師、朋友都告誡他要認清現實,家人也不停地反對。但在他毫不妥協的堅持下,工作這件大事還是隨了他的意——最終落腳在一個城鎮當老師。把那地方說成“城鎮”,其實有點過,也就比鄉村大一點而已。

  工作第一個月,主要是解決生活起居的問題。和于梁一起分過去的有7個人,都是師范學校的應屆畢業生。領導把他們帶到一個不到20平方米的房間,上下鋪,一個房間4個人,另一個差不多大的房間住3個人。兩個屋子共用一個衛生間,旁邊有陽臺——已經被雜物堆了一大半。他們沒有去住,因為這么多男女共用一個衛生間,確實很難讓人接受。于梁在校外的一棟樓里租了個單間,生活開始慢慢步入正軌,除了工作累一點,回到寢室,就像大學生活的延續。

  學校很照顧新來的老師,給他們安排的課不是很多。問他累不,他總是微笑著答還好。但是我想,作為新老師,備課加上講課應該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了吧。不久,學校組織了“比教學”的活動,重點是鍛煉這批新來的老師,他得了三等獎。無論是獲獎后的發言,還是之后老師間交流經驗,他都不斷地強調學到了不少東西,夸贊學校的同事。

  后來,他成了教學骨干,經常被派到市里講示范課。那段時間他也很煩,主要是飯局的問題,因為每次講完課都要和領導吃飯,吃飯就得喝酒。而他大學4年,啤酒都沒怎么喝過。有一次領導逼著他喝酒,他的不合作都表露到了臉上,生硬地說,既然有人不喜歡何必勉強,全然不顧在場領導和其他老師的尷尬。這種煩惱幾乎讓他對工作產生了沮喪的情緒。好在沒過多久,他的愛情開花結果了——那是鎮上的一個女孩,溫柔懂事。

  春節時見了他,幾個高中同學討論著半年的積蓄,得知他半年下來,存了6000多塊錢?粗車鷰讉同學一個月工資幾乎是他半年的積蓄,他似乎有些不安起來。

  今年開春,他們那批老師中走了一個,可能是太累了吧,他說具體情況也不清楚。他接手了那位老師的班。學生都很調皮,上課打牌的,玩手機的,吃零食的……最令他氣憤的一次,是正在上課時,突然一個紙飛機飛來,撞到了他的頭,全班學生哄堂大笑。事后他找折飛機的那名學生談話,學生僅僅簡單地回答了一句:“我就是想折。”

  晚上給我打電話時,他幾乎是帶著哭腔在說這些事。那次我開始勸他,要不轉行吧,付出得不到回報,連基本的尊重都得不到,那就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了。但他很果斷地回絕了,說至少要待滿10年,那是協議上的承諾。我想,那份協議在很多人看來都是一紙笑話吧。有時候覺得他很固執,固執得似乎有一點傻。12年的寒窗苦讀,好不容易考入重點大學,如今卻是這步田地?梢舱驗檫@種傻,才讓我在感慨的同時肅然起敬,比起社會上到處可見的唯利是圖,他的內心難得的還保持著一方凈土。

  我不知道他還能堅持多久,不知道他是否想過放棄教書,不知道他是否為買房結婚的現實苦惱過。我只是希望,那個他愛著的女孩,不要嫌棄他,不要給他太大的壓力。很難想象,要是他沒了愛情,結果會如何?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生活總是在變,作為年輕人,隨著閱歷的豐富也會逐漸走向成熟,好比一個蛻變的過程。然而,這種蛻變,有時候真的只是一種迫于無奈的“退”變。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